400-859-3010

當前位置

4399公司二審被判賠償騰訊公司500萬元

編輯:admin2019-06-12
原標題:手游“地下城與勇士”“DNF”的搜索結果怎么變成了“格斗獵人”?看看法院怎么說

維持一審判決,權利人獲賠500萬元……備受關注的知名游戲《地下城與勇士》(英文簡稱“DNF”)商標維權案迎來二審判決。

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就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起訴廣州四三九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四三九九網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統稱4399公司)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上訴案作出二審判決,維持了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下稱天河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駁回了4399公司的全部上訴請求,即認定4399公司在搜索引擎中將騰訊公司持有的“地下城與勇士”與“DNF”注冊商標設置為搜索關鍵詞,且在公開網頁中進行直接使用等行為構成商標侵權,需停止侵權并賠償騰訊公司經濟損失等500萬元。

對此,有業內專家分析,該案二審判決厘清了網絡競價排名類商標侵權的本質,對此類案件涉及的如何計算賠償數額等焦點問題進行了梳理,這既對同類案件的審理起到重要的參考作用,又對規范游戲行業的發展秩序發揮了積極作用。

一審判賠500萬

《地下城與勇士》由韓國Neople公司(中文名稱為新人類公司)獨立開發,騰訊公司經授權獲得該游戲在中國市場的獨家運營權等多項權利,并成為“DNF”商標和“地下城與勇士DNF”圖文組合商標在中國市場的獨占許可人。 在游戲運營過程中,騰訊公司發現在蘋果手機上搜索“DNF手游”或“地下城與勇士手游”時,搜索結果排名第一位的商業推廣鏈接分別顯示為“dnf手游橫版格斗手游dnf手游”或“地下城與勇士手游”,兩個搜索關鍵詞對應的搜索結果排名第一、位置最靠前的網頁網址均為4399公司運營管理的網址。點擊上述網址,顯示為《格斗獵人》手機游戲的下載頁面。騰訊公司認為,4399公司的相關行為涉嫌侵犯了騰訊公司對上述商標享有的合法權益。溝通無果后,騰訊公司將4399公司起訴至天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對方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等共計1000萬余元。

對于騰訊公司的指控,4399公司不予認同,辯稱其行為并未構成商標侵權和不正當競爭,請求法院駁回起訴。

天河法院經審理后作出一審判決,認定4399公司商標侵權成立,并根據與被訴侵權行為相關的游戲注冊人數、兩被告在招股說明書中披露的毛利率等因素,酌定判決兩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等500萬元。

被告上訴遭駁回

一審判決后,4399公司不服,向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稱,首先,4399公司未侵犯騰訊公司商標權,被訴侵權行為未導致消費者的混淆。被訴侵權游戲頁面有“4399”標識,相關消費者并不會混淆;玩家可以輕易區分出游戲產品的來源,知曉通過被訴鏈接下載的游戲與騰訊公司的游戲不同,可以清楚判斷游戲“格斗獵人”與“地下城與勇士”沒有關聯等。其次,一審判賠金額畸高,對計算賠償數額所涉相關概念、數據理解有誤等。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該案二審的爭議焦點為:4399公司是否對被訴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一審法院認定的賠償數額是否過高等。

在4399公司是否對被訴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問題上,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公證書記載,“地下城與勇士”與“DNF”注冊商標被用作被訴侵權游戲“格斗獵人”“格斗獵人2”的搜索競價排名的關鍵詞,進而推廣“格斗獵人”“格斗獵人2”游戲的涉案鏈接。在前述推廣鏈接跳轉的游戲下載頁面,標識有“4399”商標,并標有“4399 Corporation”字樣,這可佐證4399公司運營被訴侵權游戲并將“4399”商標用于被訴侵權游戲的事實。4399公司主張涉案購買關鍵詞的結算是由廣州四三九九公司與搜索引擎公司對賬,但其對該主張未能提交設定涉案競價排名關鍵詞的相關協議予以佐證,也未能提供其他證據進行證實,其應對此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責任。綜上,被訴侵權游戲使用騰訊公司的“地下城與勇士”“DNF”商標作為搜索關鍵詞,4399公司在被訴侵權鏈接上使用“4399”商標,其攀附故意明顯,同時考慮到4399公司在涉案《招股說明書》中確認其享有被訴侵權游戲的收益,且未能提交購買涉案搜索關鍵詞的協議證實其前述主張,因此,一審法院認定4399公司應對被訴侵權行為承擔連帶責任并無不當。 在一審判賠金額是否合理問題上,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騰訊公司已于一審訴訟中舉證證實2件涉案注冊商標及相應“地下城與勇士”游戲具有較高的知名度、4399公司的侵權主觀惡意情況、4399公司在《招股說明書》上公布其被訴侵權游戲連續三年的毛利率達60%及該游戲于2015年4月至9月的每月毛利潤超過532萬等事實,應當認定騰訊公司因被訴侵權行為所致損失已明顯超出法定賠償數額,一審判決確定的賠償數額并無不當。

據此,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駁回4399公司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警示意義受關注

該案當事人騰訊公司和4399公司均是國內游戲巨頭企業,涉案游戲商標“地下城與勇士”在業界的知名度頗高,且案件所涉及的法律問題較為典型,因此,該案自起訴階段就受到業界廣泛關注。對于該案二審判決,在業內人士看來,其不僅對同類案件的審理可以起到啟示作用,對規范游戲行業的發展秩序也具有積極意義。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翟業虎在接受中國知識產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年來,我國網絡游戲產業快速發展,市場規模不斷擴大。在巨大的經濟利益的誘惑下,部分游戲廠商將他人游戲名稱設置為搜索關鍵詞并進行商業推廣等,謀取非法利益,由此引發的知識產權糾紛已屢見不鮮。不過,由于知識產權侵權損失舉證難等因素,如何計算權利人所遭受的損失成為此類案件的審理難點。該案二審判決厘清了網絡競價排名類商標侵權的本質,指明網游公司通過盜用他人商標進行競價排名,精準截留知名品牌的潛在游戲用戶,得以實現廣告成本銳減和誤導游戲用戶消費的事實應作為判賠考量的因素,這對此后同類案件的審理具有較強的啟示作用。

對此,該案二審法官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分析,網絡游戲類商標侵權案件的侵權損失及獲利的認定,應考慮該類商標的特性。在網絡游戲類商標侵權案件中,網絡游戲用戶對游戲產品存在一定的使用慣性,導致網絡游戲類侵權案件中的持續獲利期間具有一定的特殊性。至于網絡游戲侵權獲利的持續期間問題,消費者被誤導成為被訴侵權游戲的用戶后,被訴侵權行為已實現分流涉案商標對應游戲的潛在用戶的目的,且易使游戲用戶誤認為被訴侵權游戲與涉案商標權利人存在一定關聯。

在該案中,即使4399公司停止在搜索引擎上使用涉案關鍵詞的行為,基于游戲用戶對游戲類服務的使用慣性,此前被誤導的消費者并不必然因此注銷被訴侵權游戲的賬戶,故也不足以認定被訴侵權行為的獲利因4399公司停止侵權行為而結束。而且,4399公司通過惡意侵權行為所實施的獲利,無論是基于被訴行為的直接獲利,還是基于游戲用戶后續充值的間接獲利,均屬游戲用戶被誤導至被訴游戲平臺后所產生的獲利,該類獲利不應受到鼓勵。

該案二審判決除對上述法律問題進行了闡釋外,其對規范游戲行業也起到了積極作用。在翟業虎看來,500萬元的高判賠額在此類案件中并不多見,這對其他試圖采取類似侵權手段的企業來說,具有極大的震懾作用,而從長遠來看,加大對重復侵權和惡意侵權行為的判賠力度,是推動游戲行業健康良性發展的重要保障。(本報記者姜旭 通訊員 肖晟程)

Copyright©2010-2017 北京共騰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39426號 關于共騰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菜戶營58號財富西環大廈7層705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6104號

全國免費服務熱線

400-8593-010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